【德哈德】暗恋/一个生日引发的喜案

看一次甜一次!根本停不下来!

小麻鸡:


上唇又薄又直,像用细马克笔一笔画成的红线,下唇略丰满,像草莓果冻一样柔软。


       



 


 


现代非魔法世界,两人是大学舍友,聊天工具是微信(对fb不熟_(:з」∠)_),足球代替魁地奇。


OOC加粗预警。


————正文————


01


[波特生日快乐 祝早日脱单]


[抱歉把你一个人留在单身狗行列 希望你早日解决人生大事 明年我不想陪你过单身节了 二十万岁!]


……


[生日快乐~你的好朋友都脱单了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啊 祝你早日脱单吧 以后还要一起踢球]


[学长生日快乐~另:学长这么帅,主动一点肯定会脱单的!]


冷气开得很足。


德拉科窝在空调被里,把朋友圈从上往下翻一遍,换个舒服的姿势,再从下往上翻。每一条都按例配有寿星的照片,要么是古灵精怪的单人照,要么是亲密的合照。德拉科把没看过的缩略图点开,细细看,再一一保存。


屏幕右上角显示凌晨十二点过十五分。


习惯性点开哈利的主页,还是一个半月前发的调查问卷,配文:心理选修课的期末作业。麻烦各位帮个忙,比大心,谢谢!


哈利很少发朋友圈,一个月三四次算高频。除去不得不发动人海战术的调查作业,其余的要么是足球比赛得了名次的照片,要么是社团部门聚会的大合照,要么是分享公众号的文章。


总之,他的朋友圈非常无聊,即使更新了,还是非常无聊。


可是,暑假已过去半月有余,德拉科想哈利了。


想他那像股奶味浓郁的硬糖一点点融于心的声音;想他洗完澡或跑完步或从草地上起来时的味道;想他在场上踢球时如脱缰野马般的身影。


呕,矫情!


德拉科返回到联系人列表。


头一个置顶的就是哈利,头像是笑得眼弯嘴翘的真人大头照。


德拉科纠结了一会儿,点开,噼里啪啦发几个字。


[睡了吗?]


 


[没。 ]


 


消息是秒回的,德拉科心里有点小激荡。


 


[怎么还不睡?]


 


[你不也没睡么,怎么了?]


 


下一句德拉科只打了一半,就摁了发送键。


 


[没怎么,只是想对你说一些话。]


 


[嗯,说什么?]


 


看你被这么多人催脱单,实在不行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呗。


德拉科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把下半句也打出去——


 


 [说不好意思啊,没有给你买生日礼物。]


 


德拉科无声地叹气。


怂,太怂了。


就像一个胆小的探路工蚁,短短的触角小心翼翼伸出洞外,没有触到一点棱角就猛地缩回。


说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再若无其事地换上一副正经语气,是德拉科的惯用伎俩。


这样很幼稚,可他只敢和哈利玩这种若即若离的小把戏。


德拉科可以想象得到手机屏幕的荧光打在哈利脸上,他偏着脑袋读信息的样子。


他又补上一句,


[开学了请你去霍格莫德吃大餐。]


02


 


等了几分钟,哈利还是没回。


 


德拉科猜想他应该是在干别的事,于是决定先打开相册,选几张照片为哈利发一条庆生朋友圈。


 


这时,室友拥有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体现得非常明显——他手机里存有哈利上百张独家私照。


 


最喜欢的一张,德拉科起初把它设为桌面,觉得过于冒险,又换回了喜欢的男模劳瑞森。


 


照片里的哈利只着一条松松垮垮的白T在阳台外刷牙,弯腰的动作露出下面的花绿大裤衩,少许泡沫顺着牙刷柄溢出嘴角,额前没有梳理的黑发打着小卷儿往上翘。哈利发现自己被偷拍了,配合地望向他的镜头的眼睛里浅藏笑意。清晨七点的阳光恰如其当地散落在他身上,仿佛整个人都嵌入淡黄的光晕里。


 


哈利的嘴真好看,德拉科想。


 


上唇又薄又直,像用细马克笔一笔画成的红线,下唇略丰满,像草莓果冻一样柔软。


 


德拉科知道这些是因为他总得帮哈利蹭嘴。若刮胡须过水不干净,他的唇沿会留下白痕,若吃完饭擦嘴擦不干净,嘴角会留下面包屑或者牛奶干粒。


 


“德拉科,帮我看看嘴巴干净了没?”


 


哈利说着就把脸递到他跟前,他轻轻托起哈利的下巴,用拇指指腹蹭掉剃须膏、面包屑、牛奶或者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动作之细致、用力之劲巧,让他自己都误以为是在雕刻他的加拉泰亚①。


 


哈利仰着头,像小孩一样微微张嘴。德拉科的手指移动到上唇的时候能感受到鼻子喷出的湿润平稳的气息,挠得他心痒痒。


 


德拉科总是说:“刮完胡子要记得弄多点水把泡沫抹掉。” 


 


哈利的脸还在他手心里,也不说话,只是不好意思地笑。


 


或者德拉科这样说:“以后嘴角也要记得擦。”


 


哈利还是笑,笑得眼睛成了两弯月牙。


 


下次仍旧把脸递过来。


 


叮叮——


 


突如其来的提示音把德拉科吓了一跳,是哈利发来的,只有一个字。


 


[哼!]


 


哼?


这个字与哈利的形象结合起来有非常奇妙的效果。德拉科仿佛看到一只小奶猫在地上打滚,小心脏一下子扑通扑通欢腾地跳起来了。


 


只是,这个‘哼’是什么意思呢?是撒娇的‘哼’,是生气的‘哼’,还是开玩笑的‘哼’呢?


 


考虑再三,他发了一个求饶的火柴人。


 


03


[对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催你脱单?]


 


[别提了,不知道谁传出去的,说我都二十了还是母胎单身。]


 


[真的?你从来没谈过?]


 


哈利很坦诚,[真的。]


 


德拉科不可置信地盯了屏幕数秒。


 


天!这个人!居然!一次!恋爱!经验!也!没!有!


 


德拉科感到诧异是十分正常的反应,因为哈利在女生中很受欢迎。


 


他自小有足球天赋,一入校队就斩露头角,随后是光芒万丈,再加上模样本来就长得不错,吸引迷妹无数,甚至有一个波特后援会,传说会员们通过抽签决定谁给在球场训练的哈利递水和毛巾。


 


可惜了,哈利所需的水和毛巾都塞在德拉科的包里。下了场,哈利就大大咧咧抓起领子抹去脸部的汗。德拉科走近,递上开好的矿泉水。哈利一边喝,他就一边拿毛巾在哈利头上脸上媷。


 


场边的人都在看,德拉科知道,哈利也知道。


 


其实德拉科也从小喜欢踢足球,哈利闲时就和他练习。然而哈利的速度和力量在他之上,总是踢不过。起初还有耐心,后来烦了,把球一放,德拉科就坐在操场边生闷气。哈利嬉皮笑脸凑上来,又是捏肩又是捏腿。德拉科知道他在哄自己,便动了小心思,半天才肯站起来。


 


有时候扭了脚伤了腿,人家队长抛下队员不管,跪在地上给他上药,德拉科没叫,哈利倒龇牙咧嘴起来,搞得别人都弄不清楚受伤的是谁。


 


那时从德拉科的视角只能看到哈利的头发旋儿,当时就想了,以后能和他在一起的女生,是多幸运啊。


 


然而,现在德拉科打的字是: 


 


[哈哈哈,如果你一直单身,要想想是不是对性别的要求太高了。]


 


[怎么,难道考虑你啊?]


 


德拉科一愣,也没过脑子,急急地打:[如果你不嫌弃,我肯定答应你。]


 


发出去,脑路重新接上的德拉科立马傻了,这算是暴露了么?


 


这算是表白么?


 


哈利会觉得他在开玩笑么?


 


过了一分钟,哈利还没有回复,而德拉科觉得已经等了一个小时。


 


完了完了。


 


这一次,工蚁的触角探出来,收不回去了。


 


04


想撤回,又怕显得更暧昧。


德拉科直勾勾地看着最后一条绿泡泡,急得咬牙切齿,以头抢被,不应该说得这么直白的!


每隔几秒就点亮一次屏幕,既期待看到回复,好有个交代,又怕看到回复不是他想要的。德拉科想找到未来的自己,好知道最终的结果到底如何。然后他忽然意识到真正让他难受地是等待中的抓心挠肺。


德拉科背部朝天趴在床上,等了一秒,一秒,又一秒,心如刀绞。当时的心情,就像一条从数轴上的起点蜿蜒前行,起起落落,却始终找不到终点的波浪线。


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和哈利吃橘子。


橘子很甜,只是每一瓣儿里都有两三粒不解风情的果核,德拉科总得把它吐出来,吐得力道和方位不准就弄的地上都是黏腻的果汁。


后来哈利干脆把手递到他嘴边,“先把核吐进来吧。”


起初德拉科惊异地看着他,怎么会有人能忍受别人往手里吐口水啊?然而现在,德拉科已经习以为常了,哈利的手心白白嫩嫩,中央四条深纹交错,稳稳托着他吐出的核。


他把核吐在他手里,他再拿去扔掉。


哈利的皮肤,他的唾沫。


两者间的联系好似在两人间拉起一条看不见的红线,其中一端拴在德拉科的心尖尖上。


每每进行‘他对我到底有没有感觉’的心理拉锯战的时候,‘吃橘子’总要牢牢占据‘他喜欢我’的榜首。


叮叮——终于来一条信息。


德拉科迅即地手机举到面前,由于用力过猛差点把手机甩下床去,手忙脚乱点开上方的消息框,发现是潘西,头像换成了搔首弄姿的扎比尼。


[啊啊啊大宝贝儿,你追到哈利了?!]


 


潘西是唯一知道德拉科心思的人,她的提问让他摸不着头脑,[没有,怎么了?]


 


 [你看朋友圈了没?]


 


德拉科翻一白眼,我的终身大事快完了,还看个鬼朋友圈。


 


[到底怎么了?]


 


[炸了!]


 


[全炸了!]


 


[你快去看!]


 


[快去!!!]


 


在这关头上,没有由来的,德拉科产生一种奇怪的直觉。握着手机的手沁出一层冷汗,德拉科刷新朋友圈的浏览界面,一眼就看到了哈利的新消息。


 


[我有男朋友了,谢谢大家关心。]


 


德拉科睁大了眼睛,视线集中在这一条的配图上,觉得呼吸停滞了。随后猛地把手机往枕头下一塞,在床上滚了几圈,把头埋在手里深呼吸,再重新打开界面。


 


不是幻觉,的确是他趴在课桌上睡觉的照片。


 


德拉科不知道哈利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摄像头肯定贴得很近,因为他的脸占据了屏幕的三分之二,睫毛清晰可见,甚至能看到脸颊上的微血管。


 


评论区是满屏的惊诧恭喜伤心愤怒狂呼乱叫和惊涛骇浪般的感叹号。


 


叮叮——提示音又响起,是哈利。


 


有三条新回复:


 


[刚刚发朋友圈去了。]


 


[我不嫌弃。]


 


[那你是我男朋友咯。]


 


fin


① 加拉泰亚:希腊神话中的塞浦路斯国王皮格马利翁用神奇的技艺、全部的精力、全部的热情、全部的爱恋雕刻了一座美丽的象牙雕像,并为她起名加拉泰亚。


②母胎单身:打娘胎出来一直单身。


——广告分割线——


 《我的集合:小甜饼、连载、图》


 


 

评论
热度 ( 3957 )

© michelle_du | Powered by LOFTER